• Anthony Lin

XVIII.

那一年匆匆離別,一句再見成為憾言。 那一天放學,爸媽已經在門口等著。 一眼的鄙視、一嘴的謾罵。 我無視、我無聞、只想躲進房間裡。

開了房門,桌上、抽屜及床上、沒有一處是完整的。 我躺著,閉著眼睛,想著是我與你的故事。 「喜歡我嗎?」我看著、笑著,覥靦的他。 「你知道的」一個吻,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就是幸福。

多少夜晚,我曾想念; 多少時間,我曾眷戀。

為了不讓你被爸媽傷害, 我妥協了他們開出的條件 -「轉學」。 我想告訴你,卻被他們嚴密監控…… 我寫了一封信,只可惜,卻成了碎紙機的食物……

而那一天,沒來得及說出口的再見。 在「再見」之後,成了離別……

迅速的搬家,迅速的不著痕跡。 我就這樣離開了你的世界。 而你一直存在於我的世界……

「孫孫,你好嗎?」 夜晚睡覺時,我總拿著我們的一張照片。 儘管有些破爛;但是,那是我與你僅存的回憶。

在愛裡,說愛你; 在夢裡,你是你、深深擁抱你。

來了一個新環境。 對於一個轉學生來說,似乎要一點時間適應;更何況現今的我猶如籠中鳥。 一切的行程、一切的作息,如此嚴密掌控。我拒絕同學的所有邀約。 只想靜靜地活在只有你的世界,尤其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那一夜,我又夢見你。我們相見了!是場牛郎織女的戲碼。 沒有太多情緒;沒有太多言語。 你笑著、我也笑著…… 「我知道你會過得很好很好,我知道……讓你恨我沒關係,我只求你好好照顧自己。」

他還是笑著,一如往常那樣的點點頭。

我醒來。你不在、也不在。 多希望。你存在、再相愛……

沒有太多的記憶,沒有太多的眷戀。

彷彿,我高中的生活像似傀儡般的渡過。

驪歌響起,鳳凰花開。 新人歡送,舊人揮淚。再見、再見。 天下總有不散之筵席,但我相信,我們會再見。

在那一天,我試著打給你。

只可惜話筒的那頭,終究是: 「你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

我只對著那話筒說著,「今天是畢業典禮,我有努力拿著全校第一名,我有做到哦,你呢?一定也是吧。畢業快樂,孫孫。」

只可惜的是沒人回應我,

只有傳來陣陣的嘟嘟聲……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