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The only value in my life is 100.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此名句,我相信不論年紀老少、學歷多少、身份高低都聽過的一句名句。

原文其實出自北宋汪洙的《神童詩》。

在學生的年代時,每份每刻都浸淫在書卷中,一個背包三十多本書上一天的九堂課。課本、習作、練習集,從不間斷。上課少帶一本書就要記缺點,彷彿少讀一本書就跟不上潮流、少讀一個詞就比別人輸一截。

還不只這樣,課外活動學愈多愈好。琴棋書畫、足球短跑。為求文武全才,出類拔萃。

然後,當每朝早六時起床、每晚十時睡覺的幼年生活漸漸老去。作息的時間慢慢調整為自已的步伐,在茶樓點心女人墟中慢慢的悟出了這文學中的真締。

原來,我們的少年時代並沒有活在如童年所希冀般的寵物小精靈的生態冒險國度,又或數碼暴龍那樣是個被選中的小孩。但我們也跟他們沒兩樣的生存在一個虛擬數據的世界。

更確切來說,是為數字生存。我們就像一隻戰鬥用的數碼獸又或寵物小精靈,被掌控者耍著愛與教育的名目戰鬥著,為求進化出他們目標的個體。因此,茶餘飯後,耳邊只會是在討論各自的數碼獸修了多少個課外活動、炫耀著各自的小精靈在華麗大賽中得了多少分及多少個勳章。

檐前滴水,我們就在這個大環境中潛而默化,為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數字戰鬥著,其中有意義的,就只有兩個數字:1跟100。

終於捱過了數字大戰的中學年間,順利地升上了大學。以為就此可以跟那些數字隔海相望。豈料逃過了1跟100,來了一個3字。彷彿這個名為GPA的能量值,3是一個標準。就似是小精靈培育中,得不到5V的個體值一樣不入流似的。

如此這般,又過了四年。

閱過了一本又一本能作地基的參考書,渡過了一個又一個通宵達旦的夜晚。以GPA的戰鬥暫過一段落。高分者展示著他們的數字去大公司受聘,低分者拿著他們的證書東奔西撲的趕集應徵。 一個數字,決定了大部份少年的未來。

然而,這個尤如夢魘般的遊戲還沒有結束。就似是D-2暴龍機還會有四聖獸的對戰;或似是打完所有場館後還有四天王的對戰等著你一樣。

真正的戰鬥,現在才開始。

接下來的戰鬥,絕對能比美終極boss這名譽。一般,你要戰鬥數十年才能結束這場酷戰。不同的是,你再沒有一個準則去知道自已的水平、也沒有像從前般,大伙兒一起戰鬥的時光。這刻起,是一個人在黑暗中戰鬥的時期。

從一到一百進化成四位數的Mega進化。

從這刻起,茶餘飯後三姑六婆的話題也跟著你的步伐瞬間究極進化成大量數字的文字戰爭,而且比你更適應這種究極力量。彷彿你的出生便是一個驚天大陰謀,他們的目的就是你、出身的一刻。

比工時、比福利、比工種、比頭銜、比上班地點、比公司品牌,當然少不了主角:比薪金。這時文字戰鬥招式層出不窮,刀光劍影、上躍下劈,招招狠毒為求一招封喉。說到尾,為求只獲得一種以自已的小精靈又或數碼獸為榮的優越感。戰鬥完畢,究極進化了的馴獸師高舉勝利者的姿態,但他們沒有望到他們的拍檔精靈因為剛才的戰鬥而傷痕累累。

然而,人生並沒有就這樣完結。這一場一場的戰鬥不會終止,但這些在傷痛中繼續生存著大傢伙們,轉向了歡樂時光的亡憂。先亡卻,再回自已的百呎精靈球,接受馴獸師的,愛。

在此刻別忘了,還有一堆無名壯士,在這大環境中連忘憂的歡樂時光,都沒有享用的權利。

原來,萬般皆下品,唯有……數字高。

日後……

或許會待續……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