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花 The Hana There



我們的靈魂都在顫抖,在這巨大的能量中抖震著。


世界很混亂、人類很可怕、星象如洪瀑、能量如地崩。這樣這樣的上一次,那個百年之前,這個世界也是這樣吧?


在這刻,我竟然好奇那個時候的我在那裡?在做些甚麼?


也許你不相信輪迴轉世,但如果告訴你在百年前你在某地某國在思考著一樣的事情,這也是一種奇妙的浪漫吧?


可能那時的我在想著再一個百年前的自己、也可能在想像百年後的自己會是個怎樣的人。


我就是我,那種討人厭的個性沒變、那種孤寂沒變、那個帶著千百年來唏噓的靈魂也沒變,我是這樣的深信著。


五朔後、立夏,時值花開之時,卻不見繁花,怎麼會有一種名為「寂寞」的感覺?


呀,原來在我的構成中,還是有這一種本能的感覺。


七輪俱疲;三魂俱休;七魄餘在。


向陽的花草要為度夏儲水,枯朽的弱樹又能否見過夏享秋過冬,然後迎春。


藏密的樹之法也許在這刻也沒法子秘幻連綿,但在這魔幻中存活過,也覺得靈魂裡充滿著意思。

一切都很好,只是還完美。在那個完美的一天到來前,這破爛還是會轟隆轟隆的滾下去。


可以讓我貪生一點,回去那繁花的極東、巨樹參天的花夏時,看看那個簡單而又肥沃的天地。



先祖,請寬恕我來遲。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