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cky Chua

天地一沙鷗 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你曾經說過,人要向遠方高飛,目光要放遠一點才值得自豪。 做人如果沒有理想的話,還有甚麼存在價值﹖

其實我一直離不開這個安全地帶,都只因我不能失去你。 你曾經給予我希望,以為我和你定能開花結果。 直到我也義無反顧地把付出的心機都下了重注。 我以為愛可以大過一切,拋得開我和你之間的距離。 直到有人跟我說,如果你的生存意義只是建立於他人之上,一旦有天他離你而去,你只會變得空虛,失去了生存意義。


本來我應該為我自己而活,但是一找到合意的人後我便失去理性… 真是有一股衝動想別人狠狠的摑我一巴。 讓我記得這一巴,以紅印當作熱吻,以痛楚當作體溫。


我其實也明白這一點,不應該留戀這地方,是時候要出去闖一下,見識世界。 世界有限,想像無限。


你是否也有這勇敢出走的勇氣﹖


還是,你是否對我不放棄...... (To be continued)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