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V.

時間並不會因為誰流淚、有所停歇,更不是一句後悔。 媽的那一巴掌,是狠狠地打在我臉上。 我沒反抗,只由得她大聲: 「為什麼要搞Gay?為什麼要搞同性戀?」 「我就是搞Gay!我就是搞同性戀!怎樣?」 我的臉頰只有不停的巴掌,不是為我出櫃鼓掌、而是不停停地打在我的心底。 「孫,你在哪裡?」 我不禁的害怕……他們是否會牽連他呢?一陣腳步聲,爸上來、一旁問著發生什麼事。 「沒事,你下去客廳看電視。」 而爸還是走了上來,看著我、看著我臉頰發紅,一副狼狽樣子。 我沒有讓誰接著下一句、我打破了沈默、 我走到他面前、跪了下來,磕了三個頭。 「爸、對不起!我是Gay、我是同性戀!」 我顫抖著。可是,我沒得選擇了! 他冷冷地看著我,只哼了一聲和媽走下樓。 我撥了通電話給孫,告訴他一切安好…… 出櫃之後,我的生活被限制住了。時間限制的更緊些。 我們總利用提早放學的空檔,去逛街、去吃紅豆牛奶冰。 「你的腳怎麼了?」 孫孫發現我腿上的傷痕。 那天放學到家,我看著書桌抽屜翻個凌亂,看著電腦被打開。 那是我和他的情書、他的甜言蜜語。一切就這樣攤在陽光下,避無可退。 門被打開了,是爸。 「你給我跪下!」 我照做了。沒有任何情緒。 只任由藤條在我腿上在我身上 一一烙下了心碎的痕跡。 「痛不痛?」 孫緊張的看著我。我搖著頭,擠出一個微笑給他。 突然他把我摟著,緊緊地摟著。彷彿這一刻,時間靜止著。 我默默的在他肩上濕了一整片。而他只把我摟得更緊更緊、就怕我們會被拆散。 「一直以來,我總追尋我喜歡、我愛的人事物。只是,為什麼?這次是不被允許的?為什麼?」 他沒說話,只感覺得到……他是如此的溫柔。 「唱歌吧!我什麼都不管了。」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