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thony Lin

XV.

好樂迪的包廂裡只有我和他。 這時候,沒有誰管著、阻礙著。 我點了一首首歌,他只是靜靜地當我的聽眾。

「好聽嗎?我剛剛又破音了。」 孫搖搖頭微笑著。 「只要是你唱的,無論走音、破音,我都是你台下的死忠聽眾。」

在離開之前,最後一首歌。

劉若英的《後來》。 而這一首歌,沒有讓我們有後來、而是離別。這一離別會是多久,沒人曉得。

回到家的時候。爸媽坐在客廳, 「去哪了?我問你去哪了?」 媽說話了、毫不猶豫地甩了我一個耳光。 「去唱歌,不行嗎?」

我別無選擇了……別無選擇了……

「我真的不懂!一直以來你們都很支持我,無論做什麼!可是呢?因為你們愛面子!同性戀有罪嗎?同性戀有病嗎?」

「你們就是有病!假設你家人是吸毒犯、通緝犯,別人都怎麼看待?我告訴你!我就是不允許你搞同性戀!」

爸把聲音提高了。提高到我覺得刺耳、覺得噁心。

「我從不覺得選擇喜歡、愛一個人,跟你所說的那些人相同在哪?更不知道我們錯在哪?唯一錯的就是你把我生下!你們處處安排,我一向都聽你們的!可是呢?為什麼就不能讓我選擇我想喜歡、愛什麼人?」

我只想好好的陪在你身旁、只想……

「不然我們來談個條件。在你20歲以前別跟他、跟圈子有所接觸。20歲過後還是這樣,我就認了。」

這是爸給我的最後選擇。我沒得選擇,我深怕他們傷害孫……好怕、好怕……

「我答應!但是不准傷害他!」 孫,你會原諒我嗎?原諒我如此匆匆離去? 孫,你不原諒我也沒關係……我只希望你平安,只求你別忘了我……

20歲的生日終於來了。 我的選擇不知道是對的還是錯的……

我找不到你、找不到…… 而有個人在我脆弱時走入我的世界。

一走就是兩年…… 卻在之後各奔東西。

而你呢?我總是想著…… 要是我們當時沒被發現, 現在的你和我,是否還是幸福的。

直到那晚,您,再次出現了……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是否還能紅著臉?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遠一起,那樣美麗的謠言。

Original Link, Authorized by Anthony Lin

郵遞POST

Travessa Do Templo Lin-Fong

14B Edificio Lin Tak 1B

Macau S.A.R.

到訪VISIT
案內HELP
訂閱SUBSCRIBE
  • 臉子書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hin Studio on Facebook
  • 谷狗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hin Studio on Google
  • 埃豬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in Studio on Instagram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