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ex Lou

1622 澳門戰役 8 - 潮起潮落

(承上文) 1622:澳門戰役(八)——潮起潮落戰鬥結束後,死傷過半(共三百多人傷亡)的荷蘭人派出小船,打著白旗向澳門登陸,希望葡萄牙人能歸還被俘的士兵(共七位俘虜)。葡兵以釋放戰俘需國王批准為由拒絕,荷蘭人只能失望地離開。不久,攻澳艦隊消失在澳門的海域上,向澎湖群島出發。

1639年的澳門地圖,澳門的主要炮台和城牆而建成。

5個星期後,澳門兵頭卡瓦爾略以及其他四名人士聯署,要求果阿政府派駐一名軍官與專業士兵作防衛。結果,果阿當局以國王的名義派法蘭西斯.馬士加路也(Dom Francisco Mascarenhas)為澳門總督以及一個連的士兵;而馬尼拉則發200名士兵和幾門臼炮到澳門。同時,他們向中國官員行賄後,葡兵在200名西班牙士兵和7位荷蘭俘虜的幫助下,用了4年時間加強澳門的防衛工事,包括強化原來的四座炮台、增建四座新炮台以及與建一道從嘉思欄至沙梨頭一帶的城牆,使澳門成為一座堅不可摧的城市。工程順利在1626年完成,成功趕上荷蘭人第五次入侵。

今天位於台灣的安平古堡,由荷蘭人在17世紀時建立; 在鄭成功征台前為荷蘭在東亞的主要基地。大敗的荷蘭艦隊在萊爾森的領導下向澎湖群島進發,因為西班牙正計畫在那裡建立基地。當艦隊到達澎湖群島後,便馬上在馬公風櫃尾建立該地第一座城堡。不過中國政府因澎湖群島為他們的國土,要求他們離開澎湖,若果要經商,荷蘭人可在台灣建立基地。因經過長時間的商議還是沒有結果,褔建巡撫南居益在1624年對風櫃尾城堡發起進攻,使荷蘭人在八個月後投降並同意移至台灣的從商。在1626年,荷蘭人興建熱蘭遮城(Zeelandia,又稱安平古堡)繼續經商,影響了澳門的地位。1627年,荷蘭人又一次捲土重來,他們以四艘軍艦封鎖澳門。當時澳門沒有戰船,只能依靠五位富商的商船出戰,結果再次成功擊敗敵人。自此,長達近三十年的澳門戰役以葡萄牙人堅守澳門而勝利。雖然葡萄牙是守著澳門,但荷蘭人的勢力反而有增無減。在1638年,日本江戶政權決定鎖國,除了中國和荷蘭船隻外,其他外國船隻一律嚴禁貿易,「澳門—長崎」航線結束;1640年,葡萄牙擺脫了西班牙的統治,「澳門—馬尼拉」航線隨之而中斷;1641年,荷蘭攻佔馬六甲城,「澳門—果阿—里斯本」航線被荷蘭人切斷了。由於主要的航線均被中斷,澳門作為國際貿易港口的地位大不如前,慢慢地步向衰落。
荷蘭人在1665年襲擊澳門,但規模遠不及前五次戰鬥。在葡萄牙衰落時,荷蘭東印度公司在17世紀中葉時是如日中天,可惜時間並不長久,英國與法國也接踵而至向荷蘭發出挑戰。葡荷戰爭還沒結束時,1652年卻爆發長達一個多世紀的英荷戰爭(Anglo-Dutch Wars),加上1672年的法荷戰爭(Franco-Dutch Wars),「海上馬車夫」經已徹底筋疲力竭,一蹶不振,不久淡出了歷史舞台。荷蘭東印度公司

四百五十年來,澳門一直冷眼著世界的轉變,亦跟隨世界的趨勢潮起潮落。自這次戰爭後,澳門再沒有發生如此慘烈的戰爭。雖然勝利沒有使葡萄牙與澳門免於衰落的命運,但正如徐摩薩在《歷史中的澳門》所言,這份榮譽是屬於澳門市民。當年他們以寡敵眾,不屈不撓的精神,粉碎了敵人的入侵。即使未能與其他著名的戰役相提並論,但為澳門四百五十年的歷史增添了無上的光輝……         (完)

參考資料:

Bontekoe, W. Y.(1646)。《1622年穿越中國南海的航行》。《文化雜誌》 ,75,63 – 68。Do Rosário, A.(n. d.)。《1622年荷蘭人襲擊澳門》。《文化雜誌》,75,59 – 62。Garrett,  R. J. (2010). “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Ripon, É.(1997)。《1622年在中國南海航行》。《文化雜誌》 ,75,69 – 73。Rodrigues, J.(1623)。《1622年澳門擊敗荷蘭人》。《文化雜誌》,75,55 – 58。林發欽(2005)。《澳門史稿》,澳門:澳門近代文學學會。黃鴻釗與李保平(譯)(2000)。《歷史上的澳門》(原作者:De Jesus,  M.)。澳門:澳門基金會。

郵遞POST

Travessa Do Templo Lin-Fong

14B Edificio Lin Tak 1B

Macau S.A.R.

到訪VISIT
案內HELP
訂閱SUBSCRIBE
  • 臉子書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hin Studio on Facebook
  • 谷狗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hin Studio on Google
  • 埃豬上的泓臻工作室 Find Ousin Studio on Instagram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