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盡的希望?還是燃盡了的絕望?

有座巨大的停了的時鐘 傾倒在趕路的途中 擋我 向前走

而我卻不知道我在那裡……

有隻黑色的老鷹在俯衝 叼走了你送的承諾 回頭 冷冷看我

到底、我們都在愛甚麼? 又為甚麼而愛?

有陣將眼淚掃落的狂風 掀起了隱藏的疼痛 把我 變赤裸

那時候,我看著滿道的繁華,呆想著,我為甚麼會愛上你呢? 因為愛上了你,做盡人生中最傻的事;但從來沒有一件事做對過。 每次,只是我自已感覺良好的覺得自已已經做得很不錯。

我為蔓延的回憶除草了 心中卻長出盛開的 寂寞 原來是夢

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從你的世界裡消失了,自已就可以像甚麼都不曾發生的一樣的回到從前。 就像那時候一樣簡單的生活著。 但不是很長的時間,我發現、我做不到。

有些傷痕像場大火 把心燒焦難以復活 不碰了好像忘了 恐懼卻在腦海住著 重複卡在一個 重要的時刻 不自覺就會退縮

原來,不知不覺中,就在那一段日子,我染上了你的DNA。 會不覺的選了你喜愛的顏色、不自然的點了你喜歡的食物。 但其實,我知道我自已其實不太懂你。 更莫說、愛你。

連幸福也克制著 覺得什麼都會變的 防備著平靜到最後 連愛也透著冷漠

回憶,總在思緒靜了下來是湧上。 不斷的倒帶、重播、暫停、再重播。 然後,總會在被拒絕的那一剎那定格。 重播、再定格; 日子久了,就覺得自已其實連小嘍囉都稱不上。 愛上了一個人,但用盡了自已所思所想, 原來……也沒有一次被讚同過…… 我,還有資格說愛你嗎?

有人說我的微笑是暖的 心裡卻很難被感動 狠狠 解剖我

也許,天下間的處女座男生都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那就是不懂表達自已的情感。 也許,我從來都只是個愛情失敗者。 過了這些日子,我從來都只是被動的一方。 即使主動,也是在被動的條件做著主動的事情。 最後,我們在一起了。 當然,主動的那一方並不是我, 我只是被動的當了個主動的角色。

從不是有意想害誰難過 甚至會沮喪一直沒突破 沉重的殼

然後,繼續著這個角色。 不斷做、不斷錯;不斷重做、不斷重錯。 錯到連我自已也再也分不清楚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記憶中沒有了邏輯,只知道,我做就對了。

有些傷痕像場大火 把心燒焦難以復活

其實我覺得自己患上了精神病。 愈愛、愈痛。一次又一次在我心裡的田野灑上了火油。 最後,只花費火花一閃,一切就被燃燒了起來。

不碰了好像忘了 恐懼卻在腦海住著 重複卡在一個 重要的時刻 不自覺就會退縮

然後,還可以有甚麼然後呢? 我知道我向前踏一步也是錯的。不可能是對的。

連幸福也克制著 覺得什麼都會變的

也許,是我這種人其實配不上幸福, 有著幸福在我的面前,但我卻完全不知所措。 更有種很辛苦的感覺。

防備著平靜到最後 獨自寂寞

想了一會,也許剛剛的假設都只是胡說。 只是我這個人跟本不會擁有幸福。 也許是上天覺得我太礙眼, 就讓我感受這個沒有童話故事的現實吧。

有些傷痕像場大火 把心燒焦難以復活

我知道,人這種生物,無論怎解釋, 都沒有一個完全的詮譯…… 發生過的,就不可能當作粉筆字。

可是我 想要忘了 恐懼如何把我上鎖

其實,我比較想展望未來。 要自已相信未來會更好的。 可是,愈說服自已,就愈看見自已的恐懼。 我怕,愈做愈錯。 因為,我從沒有做對過。

期待陽光熾熱 愛來的時刻 能用力去擁抱著

但願……我們都能擁抱著。 少一分指責、 多一分責任、 多一份貢獻、 少一份妒忌、 多一份寬容。

多幸福就多快樂 不讓未知成為負荷

但是,手還能挽下去嗎? 嗯……這也是未知,既然如此,也只能順著走。

投入的留下了每一刻 不怕的人 最富有

就在餘下的未知中盡力的繼續做自已。 盡力了,也沒有甚麼不好。 要是再次做不好也不要責怪自已。 錯這件事,從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

人太脆弱 會不停錯過

我明白,所有以後要更忠於自已。

太多寶貴的 都需要跋涉 才可以獲得

就這樣站在扶手電梯的中間也只是被動的一角。 只差、你看到的是希望;還是絕望。

太多璀璨的 越隔著夜色 越光芒四射

放開,站在更高的地方,才能更謙虛的看到美麗的世界。 世界,其實還是很美,即使自已手上所擁有的都不美。 那就放開雙手吧,讓一切隨風。 活在當下,感受自己消逝的生命的每一個旋律。 享受每個音符中的快樂、與傷悲。

訂閱
SUBSCRIBE

© 2020 泓臻一人有限公司

Oushin Sociedade Unipessoal Lda.

0